文/ 蔡卉荀(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
資料來源:地球公民基金會http://www.cet-taiwan.org/node/1886
 

標題這句話出自Dr. Helen Caldicott口中。Dr. Caldicott是澳洲小兒科醫師,終生致力於核武、核電、核災的輻射對健康影響的研究,她在今年7月應邀來台演講。Dr. Caldicott說:核輻射會破壞生物的調控基因,誘發癌細胞、引起基因突變。她拿出車諾比核災調查報告書,照片中孩子受輻射影響生下來就畸形,有些孩子無法進食,甚至無法活超過5歲。 

由於有些放射性物質的半衰期長達10萬年,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加速它們的輻射衰減,人們只能等待它自然衰退到安全值,但,那可能需要耗費上百萬年。因此Dr. Caldicott說:『核災一旦發生,就沒有結束的一天』。換句話說,直到今日,我們仍暴露在車諾比、福島核災的輻射汙染下。 

如果核三廠發生核災,會有什麼影響?下圖以福島核災的輻射監測結果,套疊在台灣地圖上。我們可以看出,南投以南的自來水恐超出飲用水標準,意味著中南部的水庫全部受到汙染;高雄與屏東會暴露在日常輻射劑量10~20倍,這表示南部人必須深居簡出,出門得戴防毒面具,還不能自在呼吸;屏東的農產品會因輻射超標而賣不出去,意即直接斬斷屏東的經濟命脈。實際上輻射不是均勻的同心圓擴散,會受氣候、風向和生物移動而呈現不規則分布,但輻射的傷害將持續達數十萬年,卻是不爭的事實。 

有人說,29年來核三廠都沒事,應該不會那麼倒楣吧?事實上,核三廠的意外事故多如牛毛,只是消息沒有完整傳出來而已。下表僅列出較嚴重的核安事件,其中最嚴重的就是『2001年全黑事件』,當時核三廠全面停電,連兩座反應爐的緊急備用電源都故障,冷卻水因此無法送進反應爐,導致爐心溫度直直上升,瀕臨跟福島核災一樣爐心熔毀的程度。當時若沒有幸運找到一台閒置不用的柴油發電機緊急供電,你我今日早已成為災民。這起事件是台灣史上最嚴重的核子事故,但這還是政府有公開的紀錄,而你我曾離核災這麼近,卻渾然不覺。 

表 核三廠重大事故

1985.7.7

一號機氫爆失火,若規模擴大就可能破壞圍阻體,導致輻射外洩。

1993.4.29

2萬5千加侖輻射廢水排入南灣,造成南灣珊瑚白化死亡。

1996.4.5

排氣管爆裂,輻射蒸氣外洩。

2001.3.18

電廠停電,無法循環冷卻,瀕臨爐心熔毀(全黑事件)。

2009.6.15

變壓器失火,濃煙竄出,造成恆春地區騷動。

2012.7.24

海水系統泵室積水,無法有效移除反應爐廢熱,會讓爐心溫度上升。

2013. 4.8~7.1

反應爐的外電系統失靈達84天,列入國際一級核子事件,期間馬總統還率大批官員、媒體夜宿核三廠,竟無人察覺故障,實在諷刺。

 

福島核災時任日本首相的菅直人便以親身經驗痛指『核災猶如作戰』,在核電廠未除役前,核安演習應比照萬安演習,實施人車管制、盡可能演練集結與疏散作業,民眾、台電、警務、交通、醫療、行政、通信…等有關單位都要實兵操練,從中獲取緊急應變的經驗。

今年核安演習加入台電自創的「斷然處置」措施,並開放民間團體在場「觀禮」。回想當天演習十分匆促,每個定點大約只能停留5~10分鐘,才剛聽完解說、搶拍幾張照片、來不及發問就又被趕到下個地點。解說員像背稿一樣聲若宏鐘地講解,但遇到大家問問題,回答的聲音就變小了,被問到『機制由誰啟動』、『啟動到完成任務需花多少時間』等問題時,就被問倒了。


 而所謂斷然處置措施,是假設電廠完全斷電,爐心溫度無法冷卻時,由台電自行判斷要不要棄爐,用行動電源車緊急供電、用消防車載運生水或海水灌注反應爐的SOP流程。這與總統和行政團隊拍胸脯保證,而讓外界誤以為是由「政府」下令、「自動化」立即斷絕輻射外洩的想像完全不同。社會寄予厚望的這最後一道防線,必須仰賴人工執行,而且政府在這過程中毫無角色。這在核災危急時刻容易產生人為錯誤,或導致現場開車的人、接電源的人、拿消防水柱噴水的人…都暴露在高輻射風險中。雖然核災難免人員被曝,但誇大業者內部的作業流程,實非身為監督者的政府所該有的作為。核災沒有結束的一天 

雖然毛治國副院長誇獎演習「到位」,但真正參與的只有台電、軍警、縣府、一所小學及少數示範居民,核三廠8公里緊急應變區內的3萬3千多位居民幾乎沒有參加,有人甚至不知有演習。居民最常問的是碘片怎麼用?疏散路線是什麼?集結點在哪?怎麼集結?顯然政府的防護宣導並不成功。而當地里長也質疑,連廣播系統都沒做好,核災訊息要如何傳遞?此外,10所高屏輻射醫療責任醫院也未參加演習,屏基余院長曾在Dr. Caldicott演講後,說明輻射責任醫院任務是「為第一線輻射被曝的傷患進行急救護理與隔離監測」,並不包含一般民眾的輻射照護,換言之,台灣恐怕沒有能力因應核災後的輻射醫療需求。


 

近日再次驚傳福島電廠高劑量輻射水排入大海,所有人員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看著海洋生態敗壞,擔心著會不會有一天無魚可吃、無海可去的窘境。核輻射的危害如此深遠、長久,人類迄今無法避免核災威脅,說到底,人類根本沒有資格使用核電,眼前唯有廢核才能確保平安。 

Dr. Caldicott離台前曾與幾位關心公共事務的高雄醫師餐敘,有醫師問到:『我不懂核電專業,如何跟人家談核能?』Dr. Caldicott回答:『身為醫生,就盡力讓人們知道輻射的影響吧!Be a doctor!』是的,Dr. Caldicott已經用她的醫學專業告訴我們,核輻射確實會造成無法復原的傷害,應該停止使用。接下來,換我們來決定這個國家的能源未來吧!

創作者介紹

星月森林裡的野玫瑰村

N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