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陪Teru寫完中文後,我們母子倆又開始讀詩,有時真佩服我自己,小子為了生存是先學會五十音,之後上了日本的小一後,再由我自己教他注音符號和國字。他在台灣雖然讀到大班畢業,但是Kila和Teru在台灣時,我都幫他們選擇不教注音符號、不教國字、不強調握筆學習,除了讀繪本當作業,沒有額外作業的幼稚園。

現在每次聽他朗讀中文故事或是唐詩、童詩給我聽,我就覺得好有成就感。
因為他在一年十個月前,可是大字都不認識幾個呢!
一天讀中文半小時,常常偷懶就沒做,即使如此,孩子還是每天都會有小小的進步。
總覺得不需要太過焦慮孩子的學習,我和老爺盡一切可能去維護的是他們能在童年時期盡量每天都過得很快樂開心。

Kila這幾天期末考,但我也不會催促她去讀書,我看她在看小說、畫漫畫,我也不會去制止或說什麼。因為我相信她自己應該知道怎麼去安排自己的時間,如果她還不知道,那生活自然就會給她學習的機會。

Kila親眼見證過日本公小的班上同學幾乎人人都去補習,常常一週好幾天都要10點以後才能回到家的情況,而且好幾個最後因為種種問題又回到了公立中學,她不禁感嘆地問我:『媽媽,如果同學們從小就這麼辛苦,按照日本的習慣,以後他們長大上班後一定是更加辛苦,那天天活得這麼痛苦,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這是我從小就每天問自己的問題,我想我自己已經找到初步的答案了,但是身為母親,我必須把找尋這個答案的旅程留給孩子們。
因為每個人的人生意義必須由自己親自去定義才是!^____^


p.s.圖片為書法家董陽茲女士的作品。

妙法自然
創作者介紹

星月森林裡的野玫瑰村

N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