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就是創造自己的故事  


一直很喜歡榮格以及榮格派的心理學家,所以手上蒐集了一系列的這類書籍。
對我來說,夢境和現實很多時候是互相重疊、相互輝映與不斷進行對話的。

昨天開始讀河合隼雄和小川洋子的對談記錄:"活著,就是創造自己的紀錄"。

河合隼雄教授所著作的系列書籍也是我非常喜歡的,總覺得每次看都會有不同的收穫,所以所有出版過的中文版我都帶來東京了。很可惜他太早過世,如果能夠多留人世一段時間,至少在311發生時,他一定會有讓人安心與精闢的談話與文章發表,帶給更多人力量與慰藉!
⋯⋯
至於小川洋子所寫的"博士熱愛的算式",我記得當初我讀了兩次,然後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讀到某些片段就會忍不住哭得唏哩嘩啦的,真的是非常厲害的作家。

尤其這本的譯者又是綿羊,所以我一拿到書就好興奮。

才一翻開就覺得這兩個作家的對談怎麼可以每句話都好有哲理?明明是談話,但對談的字字句句卻像兩人互相合作譜出的長詩般精采。

小川洋子提到當初河合教授在書中有寫過京都國立博物館內負責修繕古物、古蹟的人,在修理布的時候,如果要添上新布,當新布比舊布更牢固,反而會造成破壞,和被修繕的物品之間的力量關係不能有差異。

河合教授是這樣回覆的:是啊!這件事非常重要。通常助人者都很強悍。

小川:他們這麼做往往是出於使命感。

河合:  但受助者往往反而受不了,只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才能在這種時候和對方保持相同的力量。從事我們這種工作,無論任何人來到我們面前,我們都得配合對方的強度。因為會有各式各樣的人上門,有老人,也有小孩。

小川:看了之後,我覺得這也是博士能成為一個好老師的原因,他具備了這種才能,能輕易接近根號的脆弱和孤獨。



助人者和受助者之間的關係,我也曾經體會和接觸過。但最重要的就是被諮詢者自己要能記住這個跟自己求助的人,他們本身就是完全圓滿地存在著,跟自己並無差別。
今天求助者會以這個身分出現,只是因為剛好一個點卡住了,而被諮詢者其實並無法多做些什麼,真正能做的就是傾聽與陪伴,在傾聽的同時其實也給予了一份同理和祝福,而真正的智慧和力量就會由求助者的心中自然地湧生出來。

人跟人、跟萬物之間就是頻率的吸引,同頻的就會逐漸接近、頻率差異過殊自然就會逐漸分開,就像任何樂器都需要不定時的調音,而受諮詢者便是以自身的存在來展現一個彼此都舒服的頻率,於是求助者自己就會慢慢地調整到讓自己覺得舒服的頻率了。

這也是為什麼修行者要提醒自己以佛菩薩為師、時時精進、歡喜修持的道理之所在了。
 
創作者介紹

星月森林裡的野玫瑰村

N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