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在台灣時大部分都在自己掌控下的人生,總覺得來日本後,一直有一種虛無飄渺的感覺,整個遊戲規則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從一個中產階級突然變成牙牙學語的半文盲,孩子的學習除了中文之外,其他都是交給他們自己努力,很多時候,我真的很怕我們做錯了決定會耽誤了他們的一生。
即使堅韌如我,也難免惶惶不安。
尤其又遇上地震三不五時跳跳搖搖,整個人的壓力就在夢境中展露無遺。

昨晚夢到十級大地震即將發生,有一個遠房的親人來接我去旅遊,結果我們到了一個日本的小島,但那小島整個感覺卻類似印度。

有一間非常大的廟宇,我們爬上窄窄的樓梯,結果到了最高的天台,發現有一具屍體正要準備火化,但因為執行儀式的法師有事暫時離開,沒想到那已經腐爛的屍體居然坐起來,甚至跳下來,開始要找可以讓他借身體繼續活下去的替身。

所有在廟宇中的人,大家都嚇壞了,當然我也是。
沒想到我突然會飛,飛上了廟宇的屋簷觀察這一切。

這時廟宇裡的女住持法師出現,她要大家不要害怕,然後開始分發一種香米煮成的飯,香米飯上面有桃紅色的小花,她說是藏紅花,接著要我們攪拌這些小花,一攪拌黃色的米飯變成桃紅色。然後她要我們吃下這些飯,一吃下之後就會隱身,只有跟這活屍有因緣的人才會讓這活屍看到。

後來有一個金髮的俊俏西方年輕人站起來,註定要跟這活屍換魂,年輕人並不害怕,因為他知道時候到了,而且在女住持的主持下,大家都可以得到內心的和平,換魂的儀式就是拿彼此的頭髮交換,但那一瞬間,畫面有白色煙霧擋住了他們兩個。

然後儀式結束後,廟宇大廳又恢復安寧,好多觀光客在參觀。

但我也醒了,這時我才想起來這個親人已經在多年前因為猛暴性肝炎而病逝。

p.s.因最近有接觸WADE DAVIS的書籍,當初他在海地研究的活殭屍而出名,論文名即是:The Serpent and the Rainbow.
且FB上的廣告有時會跳出恐怖的照片,所以這便成為夢境的素材。

p.s.藏紅花是當初我在台灣時每天都會放入淨水中供養佛菩薩的藥材,但來日本後因取得困難便沒有再繼續了。藏紅花小常識:http://tw.myblog.yahoo.com/clarinase-1/article?mid=544&sc=1
創作者介紹

星月森林裡的野玫瑰村

N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