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蘭 辭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
不聞機杼聲,唯聞女嘆息。
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
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
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
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
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
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
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朝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
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
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
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聲啾啾。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
策勛十二轉,賞賜百千強。
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
願借明駝千里足,送兒還故鄉。」

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
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
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
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
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
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
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惶。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
  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今天貼這段木蘭辭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為幫Joan催眠,她就是清朝雍正時女扮男裝從軍去的大將軍,那世她姓陳,名字就是小蘭。

小蘭從小母親早逝,父親是退休官員,膝下無子就她一個女兒,從小把他當男兒般栽培。父親非常疼愛她,只是小蘭心中也是很遺憾自己為何不是男兒身?不過小蘭還是不負父親的希望,文武雙全的她成了一名大將軍,只是沒有人知道她是女兒身。因此即使在家中,她還是總是穿著將軍服以男裝出現。

後來小蘭有次拜別父親(當時的父親也是今生的父親)要去征戰時,一向以男兒般表現堅強的她還是很難過地流下眼淚(Felina用了一堆面紙不停幫她擦眼淚)。因為此去不知何時可以再見老父?她擔憂老父萬一沒有了她該如何度過餘生?雖然如此,她還是為了保國衛民出發了。

沒想到戰場上與她對面廝殺的蒙古將軍正是她今生的夫婿,小蘭技高一籌,砍了蒙古將軍一刀,蒙古將軍肩膀受傷跌下馬被人救走(也因此今生她夫婿有時口氣不是很好,Joan還是珍惜這段夫妻感情)。

在大獲全勝後,小蘭率兵光榮返鄉後。其實她不開心甚至很孤單,因為女扮男裝從軍的她和知道整件事的爹爹,其實是犯欺君之罪,因此她也沒有朋友。回鄉之後,心中孤單的她到了一間廟裡,那間廟的住持是年輕的智上法師(法師是道蘊今生的兒子),法師親切地問候小蘭,並要小蘭以後只要心裡難過孤單時,都來這裡。然後法師拿了一本大悲咒給小蘭,要小蘭多持大悲咒,觀音菩薩自會與她同在護佑她。

小蘭離開廟裡後心中感覺踏實多了,因為她不再孤單了,她知道慈悲的菩薩永遠與她同在。在回家路上小蘭遇到一個素未謀面的小惠(小惠是道蘊),小惠表示要帶她到處走走,然後他們到了海邊,有隻鳥兒飛到小惠身上。小惠跟小鳥說話,小鳥表示她想跟小惠回家。小蘭嚇了一跳,問小惠為何可與小鳥溝通?小惠表示她自小通靈。

小蘭很好奇就跟小惠和鳥兒回小惠家,沒想到小惠家是阿拉伯的建築,非常美麗像宮殿一般。小惠的夫婿也是她今生的夫婿,應該是國外(像阿拉伯人)派駐清朝的使節。小惠及她夫婿用盛宴款待小蘭,這時候小蘭跟小惠說她不想離開這裡,因為她很煩惱女扮男裝犯下欺君之罪的這問題。小惠跟小蘭說無論如何一定要恢復作自己,要她一定要想清楚。本來小蘭無法違逆父親的意思,後來她想通了,於是她跟小惠告別。

小蘭辭去將軍一職後帶著老父離開家鄉,到了非常偏僻的鄉下。在那裡她恢復女兒身並照顧老父頤養天年,也結交了很多好鄰居。她在那裡發現今生的二哥在開雜貨店,還有好友是媒人,一直要小蘭結婚,但小蘭婉拒了。

而後十年後父親心臟病發作往生,小蘭非常傷心,將父親後事辦完後,小蘭回到了智上法師的廟裡,請法師幫她剃度,削髮為尼。法師要她考慮清楚,小蘭說:「法師,我已經考慮很清楚了。」於是法師在當日幫她剃度並賜法名:「慧慈」。小蘭感覺到青絲隨著法師手上的刀片緩緩落下,那髯髯青絲正象徵人間三千煩惱,此刻之後,她已是佛門弟子,而她的心卻是踏實平安的。

而後她發現法師的弟子中另有一很年輕就出家女尼,法名慈悲,當時非常照顧慧慈。慈悲正是她今生非常黏她的小女兒(她本很煩惱女兒某些問題,後來發現原來女兒是來度她與她一起學習)。慧慈在寺廟裡的工作是負責清理佛桌以及供茶(p.s.今生的Joan超愛乾淨,她的家和周圍環境永遠都是一塵不染),至於慈悲則是負責接待禮佛的訪客(p.s.今生的慈悲很活潑外向健談)。

慧慈則是很享受這份平靜的生活。當時小惠和她的夫婿也常常帶東西及香油錢供養佛寺與僧尼們,並探望慧慈。後來由於廟愈來愈大,僧尼也愈來愈多,慧慈的工作便都有人接手了,而她則轉為協助輔佐住持教導僧尼們。

隨著光陰流逝,智上法師年紀愈來愈大,終於在80歲時,法師召集大家交代他即將圓寂。他叮嚀大家務必以『慈悲智慧行光明正道,精進修行渡芸芸眾生。』並於隔日打坐時圓寂(此時慧慈年紀約65歲)。

這時慧慈心裡更是瞭知人生如夢如戲,看到一向照顧提攜她的法師圓寂了,此時她的心更加清澄明淨了。她知道精進修行是她唯一能作也該作的,於是青燈常伴古佛。她的生命在90歲那年將要劃上此生句點時,她知道時之將至,於是默默地如往常一般打坐。她無懼死亡,她覺得這是一件恍如日升日落花開花謝般再自然不過的事。於是就在她神識離開的那刻,她恍如回到當年她初見觀音菩薩佛像,恍如回到接到智上法師交給她大悲咒的那刻,她記得她的心就在那時不再孤單了。而此刻觀音媽媽真的來接引她了,她的手接到了觀音媽媽輕輕擲向她的楊柳枝,於是她回到了觀音媽媽身邊,她在這裡待了45年的時間。

有天觀音媽媽告訴她:「時候到了,你又要再下去了,該回家時記得要回到媽媽身邊。」

再回首已百年身,他再度投胎,此時已是民國初年。而此生他的第一幕看到的他是個5歲的名叫小寶的小男孩,他那時的父母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在她的今生出現。而他的姊姊當時約7歲,是今生的姪女,當時照顧他長大的奶奶是她今生的母親。

我要她快速回溯到他當時第一件印象很深刻的事件,於是她看到15歲時,小寶的奶奶過世的那一幕,我要她記住這一幕。由於當天回溯時間很久了,我們約定下次由此再度開始。

各位朋友,我很感謝接受催眠回溯的朋友願意提供這些資料出來。

大家看著文章是不是就好像跟著小蘭、小寶、Joan度過了這些前世今生?於是我們真的瞭知到為什麼有人說:「人生如戲」。

於是我們也不禁開始思索,人生假如是無止盡的輪迴,今生您要怎麼過?

然後我們看到智上法師與慧慈因為修行之故,所以他們可以預知何時將死,並且無所畏懼。因為死不是死,只是邁向下一段旅程的開始。我們也知道觀音菩薩有出來接引慧慈到淨土修行,但是時候到時還是要邁向下一段旅程。回到最後,假如生死輪迴是如此,那我們是不是更要去愛!去寬恕!去感恩!去服務!去分享!

催眠前世回溯我覺得比由通靈人告訴你前世更讓人震撼,因為這一切都是當事人自己去看、去感覺、去體會、去領悟到生命的智慧與真理。

我最後還是強調一點:「其實我們都是宇宙的孩子,都是佛性神性所化。我們是一切光與愛的圓滿存在,只是我們忘記了。這些生命的課題是為了幫助我們想起那遙遠的美好過去,當您想起時,那段美好不再是過去,而是真真切切的現在與未來。」

以上謹跟大家分享與共勉之,並祝大家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都以全心光明更加幸福的自己來過生活!

p.s. Joan後來有提到她常常會有想要出家的念頭,但是我提醒她,今生的功課與當時不同,當時沒有結婚更沒有小孩,所以她可以選擇出世修。今生的功課是在紅塵中修行,這可也是很不簡單呢!

讓我們一起彼此互相勉勵與祝福吧!

創作者介紹

星月森林裡的野玫瑰村

N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