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開始讀『晶晶的桃花源記』給弟弟聽,我自己很喜歡哲也的書,總覺得他的文字行雲流水,描述畫面栩栩如生,把中文用得美極了。

之前去當故事媽媽時,只要是中高年級,我都會開始帶他們讀哲也寫的故事。

昨天,我就是一字不漏地念著書,連一開始文言文的陶淵明寫的桃花源記都念了,遇到比較有深度的詞彙,我會簡單解釋一下給弟弟聽。

很高興弟弟完全進入故事中,更高興他一次又一次地央求著我再多講一點。後來實在是不去睡覺不行了,他才依依不捨地翻著書,然後幽幽地說:『這本書真的好好聽喔,我好想要趕快知道後面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本書對一個小一生來說算是非常有深度的橋樑書,老媽一直拿自己的小孩在做實驗,但我發現原來每個孩子都比我所能想像的還更棒。

我說故事,不會有許多其他額外附加的動作或遊戲什麼的,就是帶著孩子專注地聽故事,聽完了,才會有搭配這本書的簡單活動,例如讀大石真的『巧克力戰爭』,第一次我可能會分給大家巧克力應景,第二次我就會讓他們嘗試當小記者,了解文字的力量有多大!

有可能我一直在貓頭鷹協會上課,這就是貓頭鷹的說故事方式。再加上我個人一直認為孩子要體認到有機會閱讀,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禮物,故事本身只要夠精采、夠吸引孩子,孩子自然就會對故事有興趣,太多的附加活動反而模糊了焦點。

後來發現日本的圖書館和故事團也都是跟我一樣的說故事方式。

我想無論我再會說故事,最終的目的是讓孩子願意拿起書來閱讀,甚至有一天能渴望閱讀。

當他寂寞時他閱讀,當他徬徨時他閱讀,當他快樂時他也閱讀,這才是說故事的初衷。

N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