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睡夢中,竟然就在夢中和小阿姨討論並安排起Kila上國中的事情,還在夢中幫她租房子,安排好學校休假的週六日的英日文補習和漫畫課,詭異的是夢中跟我現實中的決定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可見為了她的升學,我有多分裂與煎熬。

起床之後,覺得好茫然,望著天花板發呆,我知道會分裂就代表我有某些恐懼,我恐懼我做錯決定會耽誤孩子的一生,我恐懼孩子會在競爭中落後,我恐懼孩子落後=我失職。

此刻,我覺得自己的心又悶又痛。 

於是,我閉上眼睛什麼都不想,我將右手舉起按在自己的胸口,不斷地清理起來。

就在一瞬間,最近以來遇到的每個朋友的故事串了起來,好多個朋友告訴我,他們是從小身體不好人又不聰明,結果現在都出國念博士;還有好多個朋友是一路走來都很優秀,但目前很樂於當個快樂的家庭主婦。

倏地,我看到我們相遇時,每個朋友微笑的臉。

然後喇哈夏所分享的凱特樂的故事在我的腦海中出現。http://tw.myblog.yahoo.com/oneness-2012/article?mid=207&prev=-1&next=204

接著,有個聲音來自我非常非常深沈的內在,非常沉靜地緩緩說著:『你的煩惱是因為你害怕你和孩子會失去些什麼,但事實上你們不會失去任何東西,因為沒有任何東西是你們帶得走的。你唯一擁有的只有當下這一刻。現在,你必須把你所有分散出去的念力全部集中起來,集中導向你真正渴望完成的生命旅程。』

於是我念出了真正的祈禱詞。

我發現這個祈禱詞裡沒有分時間、地點,沒有任何物質性的渴求,只有充滿當下生命的喜悅。

會有渴求,是因為有所匱乏;不願放手,是因為害怕會失去。

若然有體驗過真正的我,並且記住真正的我為何,嘗試活出真正的我,那麼我會信任神的愛光會引導我在自在的流動中到一個最適合我活出祂的所在,分享貢獻我所擁有的一切。

這段時間,我常常擔憂太多未知,卻忘記了要從心觀看。

來到了這裡,我在不知不覺中,以動物求生的本能汲汲於想要防衛自己、壯大自己。

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在來到東京之後,每次出門到人多的地方就會感到非常疲累。

如果我放掉這些如刺蝟般的防衛和評斷,從專注於外在,調整到如實地接納一切當下的顯化,那麼能量會自由自在地通過我,而不是彼此不斷碰撞與互相攻擊。

當我再度睜開雙眼時,我給自己和今天一個微笑,而且我發現那些最近老是堵塞在我心口的能量,終於可以自由自在地出去玩遊戲了。

創作者介紹

星月森林裡的野玫瑰村

N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