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周遭確實難免碰到睜眼說瞎話的人~~

尤其是能夠馬上一口反擊的,通常自己都已經在心裡琢磨良久了。

有沒有錯,其實天知、地知、自己也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是能不能大方承認而已。

資料來源:天下雜誌 437期 2009/12http://www.cw.com.tw/article/index.jsp?page=1&id=39744

人無法接受批評,更無法忍受自己的愚蠢,總是想盡辦法為自己辯護。研究發現,大腦的神經機制也有同樣的傾向。 

人是種很奇怪的動物,不可以接受別人的批評,也不能接受自己的批評,如果自己上了當或做了蠢事,哪怕別人並不知道,也要想盡方法為自己的愚蠢辯護

在心理學上,這叫「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人會用各種方式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因為任何知識、感情,或行為上的不一致性都會引起內心世界的不安,人不喜歡不安的感覺,尤其不能接受自己是愚蠢的事實,所以就必須把責任推給別人或找各種藉口來重新解釋這個情境,以達到內心的平衡

科學家現在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不合理的行為了,他們在大腦中找到了和這個行為相關的神經機制了。

這個實驗請受試者躺在核磁共振儀中四十五分鐘,做一些很無聊的作業,因為儀器內空間很小,又有機器的噪音,是很不舒服的,等確定他們不舒服後,實驗者請他們對下列句子,如「我在掃瞄機內覺得很平靜安祥」做反應,同時出現一個一到六的量表,一是完全同意,六是完全不同意這句話。

因為躺在儀器內受試者是看不見他的手的,為了避免錯誤,量表的一到三為左手按鍵,四到六為右手按鍵。

等看了五個句子以後,實驗者就告訴受試者說,從現在起,對後面的句子不論心中怎麼想,都要假裝很喜歡它,每一次這樣做,實驗者就多付他一美元的酬勞,這是控制組的做法。

實驗組的人也是要對目標句做反應,但是實驗者告訴他,現在外面控制室中有個人在等著要進來做這個實驗,這個人對核磁共振非常恐懼,他很緊張和焦慮。

實驗者請求受試者盡量對有關掃瞄機內情況的句子做正向的反應,假裝真的很喜歡躺在這裡做這個作業,來幫助外面那個人放鬆,因為外面那個人可以從電腦螢幕上看見裡面的反應。

結果發現,兩組受試者在態度改變時,大腦背側前扣帶迴(dorsal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 dACC)和前腦島(Anterior insula)都有活化,但實驗組的活化程度大於控制組,代表他們態度改變的程度較高。

dACC是大腦中偵察行為或事件有無衝突的地方,而腦島跟情緒的自動引發有關,所以內外不一致時,dACC就活化起來了,腦島連接前額葉(大腦思考)和邊緣系統(情緒),所以不安的感覺就出來了,這時大腦就得趕快想辦法來改變說詞使內外一致。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發現愈是上過當的人愈會特別賣力去說服別人,因為他不能承認自己竟然花那麼多錢去當冤大頭。因此,明明不好,也要假裝很好了

前一陣子的吞火潛能開發班,有一些父母出來宣稱真的有效,使其他的父母也帶他的孩子去報名,就是一個例子。這些父母並不知道自己這樣做的動機原來是反映出大腦內部解決衝突的一個方式。

這個實驗從腦神經的運作歷程,逐漸解開了很多人類不合理行為的謎,使我們對人性多了一些理解。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創作者介紹

星月森林裡的野玫瑰村

N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