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ASCO 

在認識Q爸之前,我幾乎是不吃辣的。

結果遇上這個愛吃辣的老公,我開始慢慢學著欣賞辣椒的滋味。

我們兩個都非常愛吃圓盤條子的義大利麵,尤其是青醬雞口味(菜單沒有,都是我們家自己亂想的,QQ還愛吃一種青醬蛤蠣培根口味,老闆娘為了我們這難搞的一家人也都熱情配合製作),經過Q爸大力推薦之後,又看到他每次都吃得津津有味,NANA鼓起勇氣才開始拿起TABASCO辣椒醬滴在我的義大利麵上面。

現在,不知不覺中我也愛上了TABASCO辣椒醬的滋味。

之前,我還跑去一般超市找,根本就買不到,前段時間才在天母SOGO的City Super超市中找到小瓶裝的。

我買了一瓶Oringian Red原味,Q爸又偷偷挾帶一瓶Garlic pepper sauce大蒜口味的。

這麼小一瓶,在嗜辣的Q爸和圓圓的血盆大口之下,根本撐不到一個星期就快要見底了。

油豆腐也加一些、什錦味噌湯也可以TABASCO一下、蘿蔔糕更不能少了阿TA哥。

一直很懶得去大賣場的我,恐怕要為了這個TABASCO去一趟Cosco了。

美國來的辣椒醬去美國來的大賣場買,這邏輯應該有通吧!哈哈!

我這個人買東西,一向都會看背後的標籤,這才發現:哇!這家公司從1868年就開始製作TABASCO辣椒醬,原料就是陳年辣椒、Avery島海鹽、還有醋。

查資料顯示:當時的創辦人是Edmund McIlhenny,他從南美洲拿到Tabasco朝天椒的種子後,回到Louisiana便開始製作配方販賣,據說現在用的還是當時的配方呢。

1868年,中華民國都還沒成立哩!

TABASCO的網站上寫著它們還有Milder Green pepper sauce綠辣椒醬、Chipotle pepper sauce煙燻辣椒醬、Habanero pepper sauce特辣辣椒醬以及Sweet & Spicy甜辣醬口味,真是讓人很想每種都試試看說。

更誇張的是,居然還有好幾本外文書是有關這瓶辣椒醬的,不信請看這裡:

McIlhenny’s Gold: How a Louisiana Family Built the Tabasco EmpireTabasco: An Illustrated HistoryThe Tabasco Cookbook: 125 Years of America’s Favorite Pepper Sauce 

我最近一直在思索一件事情,那就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Q爸有好幾個同學都是家裡有個有錢阿公或是有錢老爸,所以他們的同學一畢業後就都接家裡的事業了。

Q爸有時候也會說:『唉!沒有銜著金湯匙,就得要比較辛苦一點。』

但是NANA都會說:『你沒有有錢老爸,可是你可以成為你孩子的有錢老爸啊!你沒有可以庇佑後代的祖宗,可是我們要期許自己以後要成為那種有能力澤蔭後代的前人啊!』(關於祖先以前做些什麼,大家其實去問問長輩們,或查查看就會知道了,大部分的應該都還是需要後代不斷超渡脫離苦海,那種有能力有法力的,應該是可遇不可求。)

而Edmund McIlhenny先生,當初他一手成立的事業,一百多年來經過大蕭條、經濟危機,還是屹立不搖到現在都還在幫他的子孫們賺大錢。

NANA記得當初我看過一本書,上面有寫著一個有關辣椒醬的故事。

內容似乎是有一位離婚的婦女,她原本非常沮喪,覺得自己一無所有了,一直以來她都依靠先生來過生活,現在離婚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她每天深陷泥沼,總覺得自己的未來是一片黑暗,有一天,她決定要去找諮商師談談。

在談話的過程中,諮商師不斷引導她去思索自己有什麼長處?

有什麼事情是可以讓她做起來非常快樂、非常開心,而且充滿成就感的?

結果她想起了小時候,家裡曾經製作那種祖傳辣椒醬,那是他們家每年的重頭戲,也是一種聯繫家族感情的方式。

只是隨著長輩逐漸凋零,大家又都四散各地,各有各的工作,於是家族間也漸漸地停止了這個手工製作辣椒醬的傳統。

她在回溯的過程中,發現自己似乎置身於小時候濃濃的煮辣椒香味中,她的眼淚隨著回憶和辣椒的辛嗆味緩緩滑落臉龐,但是她的眼淚超越了哀傷,而是含藏著一絲絲溫暖和幸福的感受,那個味道讓她想起了全家人同心協力完成一件事情的美好過程,也讓她想起了自己不是沒有人愛的女人,因為她的家人一直深深愛著她,即使長輩們都不在了,但是這份愛並不會隨著時間和肉體的隕落而消逝。

愛是在付出愛的當下便已經恆常留存圓滿了。

她在這個味道中醒悟:力量從來不曾離開過自己,她不是脆弱無助的受害者,只是她一直忘記去細數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後來,她決定以家傳的這個配方來製作辣椒醬並且透過寄賣來銷售,沒想到,這個傳統的好滋味大受好評,而她也慢慢建立自信心,並且成立自己的辣椒醬工作室。

我們常常擔憂自己一旦脫離了老鼠賽跑的網絡時,該何去何從?

天生我才必有用。

我相信我們需要的並不是擔憂,而是往內看!去細數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恩典。

如果一棵朝天椒可以讓Edmund McIlhenny創立他的世界辣椒醬王國,如果一個離婚婦女也因為辣椒醬而找到自己人生的真正春天。

那麼,當我們細細品嚐TABASCO那酸酸辣辣的好滋味時,是不是也可以由那滋味中發現自己所擁有的力量呢?

NANA想:或許這才是我真正愛上TABASCO辣椒醬的心理機轉吧?

N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