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tw.topic.yahoo.com/hottopic/article/tw-features.yahookimo.com.tw/twfeaturesyahookimocomtw_201010081648

單國璽為了表達對Yahoo!奇摩網友提問的慎重,即使大熱天,依舊穿上全套主教的厚重裝束。我們擔心他太熱,他卻揮一揮手說:「完全不用擔心。」

我們在這位88歲、罹患肺腺癌,生命已在倒數的主教身上,看到了何謂真正的勇者。

被診斷出癌症末期、只剩幾個月生命,單國璽沒有怨懟,反而勇敢地展開「生命告別之旅」,要用自己的經歷告訴世人,死亡並不可怕,人生最後一段歲月,還是能精采的活著。

採訪完,單國璽又要動身前往基隆海洋大學演講,即使服用抗癌藥物讓他體力衰弱,但他還是堅持,只要能鼓勵越多的人,他在所不惜。

有網友好奇,成為神職人員並不容易,單國璽如何決定自己的志向?

單國璽說:「當我聽到小學校長隆其化神父,用肉身擋住日本兵的大愛事蹟時,我就決定要跟他一樣,走上修道之路。」

而那段動人的故事,令Y小編當場流下淚來。

意志力驚人的單國璽,在與網友的互動中,居然坦承他也有絕望的時候?他又是如何走過這段時間?請網友先看看我們特別準備的專訪短片,再繼續往下閱讀

<我會決定走上修道之路,是受到隆其化神父感召>

網友「欣」問: 尊貴的主教您好,想請問當初是什麼契機讓你想成為神職人員呢?如何知道自己能勝任這任務呢?

單國璽主教:我小時候的小學校長是個外國神父,他叫隆其化,是德裔的匈牙利人,有著滿臉大鬍子,做事情一板一眼,可是不怕犧牲自己的性命去救別人。我做神父的意願,從小時就受到這個神父的影響。

我十多歲時家裡住在鄉下,那幾年正好發生南京大屠殺的慘劇,我住的小縣城裡常常被轟炸。有一年日本人攻擊我們的縣城,他們用武士刀和刺刀殺死了很多人,而且一刀就斃命。當時年輕人和男士都逃跑了,五六千個纏腳的婦女、老人、病人和小孩沒辦法走,都逃到天主教堂那邊去,我同學正好是其中之一。

隆其化神父把難民都安頓好了,就把門都鎖住,在門外等著日本兵來。日本兵拿著刺刀攻進城,對著神父的心臟揮舞刺刀,隆其化神父就伸開手阻擋日本兵,還用兩隻眼睛瞪著他們,不讓他們進去,日本兵被神父的勇氣懾服了,不敢真正的刺他。

阻擋這些士兵需要很大的勇氣,假使神父沒有遇到會說德文的日本軍官,假使那些士兵毫不猶豫地把刺刀刺到神父的心臟裡,那些難民和我同學是不可能活命的,隆其化神父等於是用他的生命保護了這五、六千人。

我同學活著逃出來後,告訴我這個感人的故事,我就說我想要跟隆其化神父一樣,把自己的信仰活出來,不只是口頭講或是理論。

我決定要修道的時候遭遇不少的困難,因為我是家裡面的獨生子,傳統中國的獨生子要傳宗接代、承繼家庭的事業,所以我遭受家族的很大的反對,家裡長輩甚至還給我訂了親。

不過我一直堅持我要修道,我父母因為也是天主教徒,最後他們還是接受了。

而且雖然離開父母,但在教會有多少年老的人把我當親生孩子看待,跟我年齡差不多的把我當兄弟姊妹看待,比我年輕的,有的把我當作爸爸或爺爺,我得到的不單是百倍的回報,可能是一千倍一萬倍。

<我沒有特權不得絕症,肺腺癌是我的第二個小天使>

網友「樣」問: 是否有遇到所謂人生的瓶頸或低潮,如何面對他?再次站起來的信念跟動力為何?

單國璽主教:我從奉獻了一輩子的教會退休,卻在老年罹患肺腺癌這個絕症,讓我覺得自己是個又老又病的老廢物。

在祈禱之後,我想通了,為什麼不是我?我又沒有特權不得絕症,心就安定下來了。我暱稱肺腺癌是我的第二個小天使,它就住在我身體內,不要罵它是病魔,既然有了就去接受面對,跟他和平相處。

同時我也對它說「你要提醒我阿,我的人生賽跑快到了終點,提醒我快努力向前衝刺!要分秒必爭不要偷懶。」

當我感覺到累了,不想接受訪問或是演講時,我就要第二個小天使提醒我繼續去做,像今天訪問完要趕去基隆海洋大學去演講,坦白說有點累,我有一百個理由可以推辭,但是我有使命感,既然天父要我利用人生的最後一個階段,我就好好去做。

<人要學會面對死亡,接受事實>

網友「Tim」問: 您癌症發現時已末期,如何面對生老病死?

單國璽主教:如果你得了病或是受到一點考驗就把信仰放棄了,那他的信仰根本就沒有根,不夠堅定。面對死亡每個人都會有一點震驚,因為死亡不是我們所期望的,但是這是一個事實,要學會面對、接受事實。

我發現得了肺腺癌的時候也感到震驚,因為我剛剛從教會退休,84歲,正想隨心所欲做一點自己的事情,忽然被告知只剩下幾個月的生命,我當時的確有一點驚慌。

不過我有宗教信仰,當醫生告訴我確定罹患癌症以後,我立刻向天主祈禱:「主阿,我一輩子都按照你的旨意奉獻給教會,我才剛剛退休,你怎麼讓我得到肺腺癌呢?」

天主對我說:「你老了老了,不要破壞你的心性,你過去都聽我的,現在還該聽我的。」

我說:「我已經84歲又得了這個病,是個又老又病的老廢物」。

天主哈哈大笑:「我就喜歡廢物利用。」

我說:「我還能利用多久啊?醫生告訴我只剩兩個月或三個月的壽命,我還可以行動自如一個月左右,之後可能就會躺在床上不能動了。」

所以我跟天主商量,我是不是該做一個生命告別之旅,鼓勵那些跟我一樣的病人與家屬。

一直到現在四年多了,病情沒有明顯惡化。有朋友就開玩笑說:「你生命告別之旅要告到甚麼時候阿?」

我說我還有一口氣、還能夠行動,我就要繼續做下去。

<光是厭惡這個社會沒有什麼用,不如把你自己的光和熱放射出來>

網友「柏木樵一」問: 在只注重物質的台灣社會中,人要怎麼去轉變?

單國璽主教:不要光是咒罵那些不好的,或是跟壞的去相比,古人說的:「與其咒詛黑暗,不如點亮蠟燭。」

你看這社會有很多的黑暗的地方,比方說有的人他貪污了,他說別的人比我貪的還要更多。

我們光是厭惡這個社會沒有什麼用,不如把你自己的光和熱放射出來。

就像是夜裡的教堂完全是黑的,如果這時候有人點亮一根火柴,你至少可以看到方向,不會撞倒教堂裡的聖像。

所以與其詛咒黑暗,不如點亮他,把整個社會改革是不可能的,我們可以先從自身做起,再擴大到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家庭、自己的鄰居,慢慢人多了,社會就會有很大的改變。

<仇恨是一個很重的石頭,丟掉它吧>

網友「天天天晴」問: 我想請問單主教,到目前為止,是否遇過很迷惘的人?用愛去面對不可知的未來,要怎麽做才能做到?有人連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不能滿足了,要怎麽生出愛及自尊去面對別人跟自己呢?

單國璽主教:世界上有些人收入很低或家境負擔很重,如果又遇到一些不公不義的事情落在他頭上,當然他很不容易去寬恕別人,因為他已經夠苦了。

假設能夠去鼓勵他、安慰他,讓他知道仇恨是一個很重的石頭壓著人的心,壓得人喘不過氣。

假設能夠寬恕,就等於是把那塊石頭拋棄了、挪開了,不再把這個不公不義的事情放在心裡面,這個時候他會更有力量為家人去謀生。

所以你要告訴他,寬恕對他自己有很大的好處。

<三分之一的絕症病人是嚇死的>

網友「大漢」問: 我弟弟患重病─骨癌,今年才46歲,醫生說生命剩不多了,我該如何安慰他?

單國璽主教:他是基督徒或是天主教徒的話,那就祈禱吧。

因為人非常渺小,我們自己的力量沒有辦法承受這麼多的痛苦、這麼多的壓力,別的宗教也有他們的方式來減輕壓力與痛苦。沒有宗教信仰的就比較難解決這個問題。

榮總的蔡振銘醫師說,他的病人差不多三分之一是被嚇死的,一聽到得絕症好像被判死刑,一天到晚在死亡的恐怖爪牙之下苟延殘喘,失去生活的品質。

假設得了絕症,還能夠為社會做一點貢獻,會比躺在病床上等死要好得多,你會感覺得到人生有意義。雖然生病會帶來很多不方便和痛苦,吃了藥也可能產生嚴重的副作用,只要活著還有意義,你就可以撐過去。

<這個世界上得不到完美的幸福,因為所有事物和人生的時間都有限>

網友「yuting」問: 我最近失去了親愛的家人,心裡的傷痛要如何自癒?

單國璽主教:生老病死是自然的一種現象,因為由物質構成的生命,像是動物、植物等,都是不同的元素結合在一起。這些元素總有一天會解體,機器也是一樣,這是自然的本性,了解這個道理或許會讓你有點安慰。

我們跟家人、最親近的人之間的關係屬於靈性層面,光用普通的自然的規律,可能不足以徹底解決你的困惑。如果用宗教的、用精神的方法去解決,你就會有一個寄託。

我離開家去修道的時候遇上戰爭,沒有辦法跟家裡通信,所以父母過世的時候,我都是輾轉得知,沒有見到他們最後一面,雖然自己的親人離開很傷感,但是知道父母都在天上等我,等我死了以後就可以去見天主、父母和親人,所以我也不怕面對死亡了。

在這個世界上得不到完美的幸福,因為所有事物和人生的時間都有限,只有在永恆真善美的天主那裡,才能讓我的心得到完全的滿足。

<用愛去克服仇恨與報復心,是非常勇敢的一種行為>

網友「star」問: 樞機主教您好,我想請問您如何去原諒別人所犯下的過錯?如何去寬恕別人?

單國璽主教:不要光看別人的錯,有的時候我們也會對不起別人,耶穌說:「不要光看你弟兄眼中的小草,看不到你自己眼中的大樑。」

你自己的錯誤可能比得罪你的人還要大。

原諒是非常勇敢的一種行為,我常常看到報紙上有些父母親,兒子被別人殺死,最後不但寬恕兇手,還認他做乾兒子。能夠用愛去克服仇恨與報復心,這是非常英豪的行為。

<教改了十多年還是很多爭議,教育最深的病根就是升學主義>

網友「tom」問: 人要如何活著?要怎麼面對生老病死?如何知道自己的價值?這些東西學校都沒有敎,只有等我們進入社會後才慢慢摸索學習。

單國璽主教:我們的學校教育有很多缺陷,教改了十多年還是很多爭議,教育最深的病根就是升學主義,學生一天到晚忙得天昏地黑去應付考試,老師也沒有時間跟他們講生命教育。

教育部定了生命教育課程,但沒有預備專人來教學,有的學校就應付應付,認為生命教育跟升學沒有直接關係,也不太重視。

生命教育不應當只是理論的,要把你所知道的理論都生活出來才是。

我們高雄生活營離八八水災的災區很近,課程上除了告訴學生要憐貧病、同情受天災的人,講完以後還要帶他到災區去看看災民的生活,或是帶他們到老人安養中心和孤兒院等地方,接觸那些生下來就缺手缺腿或智力不足的人,讓學生們看一看自己有多麼幸福,讓他們體認到上天賜給他們健全的身體,是要讓他們去幫助別人。

<信仰不光是一個理論,你應該要把它活出來,真正去愛別人>

網友「小可」問: 我是個基督徒,雖然一直深信著造物主的存在,但一直都是客觀的相信,實在很想像您這樣成為大信之人,活得喜樂自在無懼,請問該如何做?

單國璽主教:信仰不光是一個理論,你知道了以後要把它活出來,所以關心別人、愛別人、為別人犧牲不是嘴巴上說說就好,而是腳踏實地一步一步的去做,日久天長就習慣成自然,這樣信仰與生活才能夠真正的整合在一起。

有的人光到教堂來參加彌撒、禮拜,出去以後又騙人或者什麼都不做,那就是信仰和生活完全分開了。

我做生命告別之旅,就是為了結合信仰和生活,鼓勵大家得了絕症不要絕望,不要抱怨現實生活得不到滿足,因為死亡不是我們生命的終點,世間的一切事物也都有限,肉體解體了我們還有靈魂,我們的靈魂會回到天主那裡去,只有無限的天主才能夠滿足我們這個渴望幸福、渴望永遠安息的心靈。

N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